当前位置:首页 > 科幻·灵异 > 宿主 > 第七十三节 坑
听书 - 宿主
00:00 / 00:00

+

-
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
第七十三节 坑

宿主 | 作者:黑天魔神| 2020-01-27 18:19 | TXT下载 | ZIP下载

    长林站在警戒塔上,手持长度几乎与他身高对等的鹰角弓。这种长弓用北方大陆特有的紫华木制造,具有良好的韧性。他的目光和注意力集中在地面火把集中的位置,死死盯着那个满面张惶,像疯子一样拼命挥舞胳膊,企图带人想要冲到寨子外面的家伙。

    手指一松,紧绷弓弦发出低沉的轰鸣,羽箭在长林与目标之间连出一条直线,准确钻进对方左眼,在巨大的推动力作用下贯穿颅骨,精钢箭镞拖拽着少许神经肌肉组织从脑后暴露在空气中。火光下,锋利锐状金属三角表面滚动着令人心悸的鲜红。

    充满压迫感的吼声此起彼伏。

    “放下武器,否则死!”

    “这里是磐石寨,不是你们撒野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谁再敢乱动,老子就用钢枪捅穿他的屁股,向上一直插到头领,把他做成人肉干。”

    这些威胁绝对不是嘴上说说那么简单。北方蛮族有着把死者头盖骨做成小碗的可怕习俗。“骨碗师”是一个令人尊敬且神秘的职业,据说他们能够与神灵交流,骨碗也根据死者和使用者身份高低贵贱有所区别。普通平民使用的骨碗最多就是打磨光滑,若是贵族用的骨碗,周围要用黄金镶边,讲究的还要嵌入宝石。

    环车寨的人被吓坏了,他们战战兢兢聚在一起,更多的火把在黑暗中燃起,照亮了前后两边像活动墙壁一样徐徐推进,不断压缩活动空间的厚重塔盾。

    带队的头目已经死了。他的手脚仍在抽搐,仿佛被人狠踩了一脚,受到致命伤害,神经传输却还没有彻底断绝的某种昆虫。

    警戒塔上出现了更多的弓箭手。

    他们甚至把架设在塔楼上的重型弩炮也调转方向,拆下仰角支撑器,成年人胳膊粗细的巨大箭头直指向被围拢的密集人群,一声令下,操控者立刻用木槌砸下钢闩,朝着目标倾斜死亡。

    在乱哄哄的惊恐状态下对峙了约三分钟,第一个投降者出现了。

    紧接着,是第二个,第三个……

    领队的头目死了,失去纪律约束的人们不觉得这样做有什么不对。

    活着才有希望。

    何况这不是常规意义上的投降。彼此同属于雷牛部落,都属于牛族。把阵营条件放宽,我们都是生活在北方大陆上的野蛮人。

    只要投降对象不是南方大陆上那些个头矮小的白人,那就没有任何问题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天色已经破晓。

    宿醉的感觉很糟糕,益丰醒来的时候,感觉手脚四肢不属于自己,从未有过的麻木与迟钝在身体里弥漫,口腔里黏黏的,干渴像火一样烧灼着喉咙,迫切想要喝水。

    更令他头疼的是已经发生的事情。

    这是个冬季时节难得的晴天,曙光从天空洒向磐石寨,将一切都染上了粉红色。空气依然很冷,夜幕驱逐白天少量热度之后带来的刺骨寒冷仍在发挥作用。更糟糕的是起了风,钻进人们单薄的衣服,从兽皮袍子的角落里灌进去,狠狠蹂躏撕扯着皮肤,以及更深层次的肌肉。

    建平紧握着他的长柄战斧,保持着高度戒备的战斗姿势,站在那里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他怒火中烧,却死死抿着嘴,牙齿在肉眼看不到的地方几乎快被咬碎,却长时间沉默,连个屁都不敢放。

    雄奎带来的军队,连同他和益丰手下的护卫都被抓住,一个也没有剩下。

    看着面带微笑坐在对面的天浩,益丰下意识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,手指触到一片密集粗糙的皱纹,他第一次感觉自己老了,而磐石寨这位年轻头领就像天空中正在徐徐升起的太阳,正从晨曦薄雾中一点点释放出刺眼的光线,从温暖转化为灼热的温度。

    “阿浩,你应该不会忘记我们昨天晚上谈定的事情吧?”成年人的狡猾与计算在益丰身上得到了体现,他迅速摆正自己的位置,愤怒心理在畏惧警告下很快转化为不满,就连说话语气也下意识带上了几分连他自己也没有察觉到的谦恭:“就按照你说的那个价钱,从我寨子里跑过来的那些人……嗯,我说错了,是我主动卖给你的那些人,就以你给的价钱结算吧!”

    天浩的笑容充满了大度:“我就知道益丰大哥很讲义气,也有信用。哈哈哈哈,没问题,我这就让人去仓库里取粮食。”

    益丰“嘿嘿嘿嘿”干笑着,坐在那里丝毫未动:“我还有几个人昨天一直呆在寨子外面。阿浩,你和雄奎之间的事情我不参与。但是我的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说起这件事情,我正好想请益丰大哥和建平大哥做个见证。”天浩打断了他的话:“只要是有人的地方就有麻烦。地里的庄稼收成不好,这人饿了就会想着找着吃饱。所以我和两位大哥之间的事情,咱们就生意归生意,不扯别的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雄奎和你们不同。”说着,天浩话锋一转,凶狠冷酷没有丝毫遮掩浮现在脸上:“益丰大哥,你说你的寨子跑了六个人。建平大哥,你那边是十一个。雄奎呢?他张口就是一百多……码的,他真以为我磐石寨是泥捏的好欺负?带着几百人气势汹汹硬闯进来,他以为这是他自个儿家里,想怎么样就怎么样?”

    益丰陷入了长时间的沉默。

    建平也讪讪地坐下,将手中的长柄战斧放平在膝盖上。他有些不好意思,酒精的效果还在,脑子也不大清醒,早上起来就听说昨天夜里发生战斗,再看看那些被控制住的俘虏,他一下子热血上头,以为磐石寨的年轻头领要对自己下手。可是现在看来……事情显然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样。

    “现在你打算怎么办?”良久,打定主意的益丰缓缓开口,他用老谋深算的眼睛盯着对面:“阿浩,你想要我们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实话实说就行。”天浩回答得很干脆:“无论任何人问起,只要你们照实描述发生过的一切,包括雄奎撺掇你们来到我的寨子要人,以及昨天他对我说过的那些话,一个字与不要漏。”
(快捷键:←) 上一章返回目录(快捷键:Enter)下一章 (快捷键:→)
X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